Tuesday, August 28, 2018

選舉簡單估計基本盤的方式

中選會資料庫會有歷屆的選票資料,這是資料來源。

如果有代表特定的政黨參選,在多席次的選舉時,要估計該選區的基本盤,可以考慮使用
(1) 政黨票
(2) 區域地方民代選票
(3) 區域立委選票
參考兩、三次選舉,就可以外插法做出「基本盤」(政黨帶來的得票數)

有趣的問題來了,那以無黨籍參選,要怎麼做選前的估票呢? 也可以理解成,無黨籍參選的話,基本盤要怎麼估?

最直觀的想法,就是將該選區最近一次選舉,無黨籍候選人的『平均得票數』做為基本盤。如果進一步思考的話,由於選舉的選票分布是 log-normal 分布,而「算術平均數」很容易受到極端值的影響,在考慮選票的統計特性之下,用最近一次選舉,無黨籍候選人的『得票中位數』,應該是更好的估計。

Thursday, September 1, 2016

政治人物的問A答B

政治工作的技巧之一,就是巧妙地回答記者的提問。

話說陳水扁當立法委員的時候到台視參加張菲、費玉清的「龍兄虎弟」節目的錄影。在該節目中,張菲問陳水扁最喜歡哪一個電影女明星,舉例來說,葉子媚、葉玉卿、李麗珍三個,他比較喜歡誰。
( Wow,這是陷井題吧~ 無論怎麼回答,都會掉選票吧? )
我的話應該會控制不了自己的嘴巴,而回答非常政治不正確的答案。
=========

結果陳水扁很技巧地回答:「我的兒子非常喜歡葉玉卿。」

Thursday, July 14, 2016

募款感謝文

最近收到了一筆捐款。金額出乎我的意料之外,比我原本期待的還多出很多。由於捐款者不願被公開,我只能在這邊發表我的感謝。

我想跟捐款者說的是:
我和樹黨、台灣樹人會從事推動環境政治,直到今日,還沒有辦法向您承諾,可以為您帶來一個永續發展的國家。因為改革是漸進的,需要時間和累積 。

已經做到的事情有:
  • 您,將沒有機會在台北市君品酒店吃到澎湖的馬糞海膽了。
    • 因為我們去抗議,請君品酒店停售澎湖馬糞海膽
  • 您,如果虐待動物,將有機會可以在台灣坐牢了。
    • 因為我們去推動,修動保法 25 條
  • 都委會主席,將有機會因為護航財團開發保護區,而被環保團體噴滅火器了。
    • 請參考wiki條目,慈濟內湖案
  • 建設公司,將有機會因為不當砍樹,而被無限期停工了。
    • 請google 「松菸護樹」


捐款訊息
台新銀行 812   古亭分行 0403 
社團法人台灣樹人會   2040-01-0000350-0

     捐款請來信

    樹人會理事長    林婉瑜

Monday, March 14, 2016

搞政治不能不懂募款

募款對於政治新人來講,算是高難度的問題。新人其實不太懂得到底要怎麼做,才募得到款。這邊,我提供我所知道的方式:

(*) 我曾經有一回參加反媒體旺中的大遊行,那一天,我連署了「救扁」的連署單。爾後,每年扁辦要辦募款餐會,我會收到簡訊。陳致中如果要上廣播節目,我也會收到簡訊。

(*) 綠黨的李根政訂了一個標準,要求他們的候選人要先去街頭連署。這個街頭連署期間收集的名單,就是將來可以用來辦募款餐會的名單。( 我個人的感想就是說:李根政認為,募款是最重要的,所以綠黨的黨規就是規定候選人要去募款。只是沒有直接寫出來,而是要去要去做街頭連署。)

(*) 結論:
募款的標準流程應該就是:
(1) 透過議題連署,收集名單
(2) 一旦取得了名單,就可以透過簡訊,不停地去洗,把可能捐款的人找出來。

Saturday, January 16, 2016

人煙稀少的道路存在,只是還未畫在地圖上

最大筆的競選經費支出就是20萬保証金、名片發4500張、旗子兩面、彩帶一條、最大量的一次曝光是選舉公報的600字與公辦電視政見發表。這麼極端的選舉方式,就是一般素人參選有可能動用的資源。要驗証素人參政是否可行,就要做實驗。

作為樹黨的候選人參選立法委員是很有意義的工作。當然,如果可以不需要一個人掃街拜票、不需要自己設法湊保証金、開記者會自己寫新聞稿、自己做道具、自己改圖、自己剪影片,只需要把政見寫好、把政見發表做好,會更輕鬆一點。意義是什麼呢?意義主要有三種:
(1) 為了取得樹黨可以有政黨票的門票
現行的選舉制度規定,小黨一定要提名十席區域立委,才可以有政黨票。
(2) 為了推動環境政治
只要有衝出足夠票數,即使沒有當選,本次選舉我所提出的政見、理念,自然會被主流政黨所採納。因為主流政黨也會有選票被拉扯的壓力。
(3) 為了當選
和我競爭的其它候選人,有的人是花接近1000萬在選。有的人也許是花費近500萬在選。我最大筆的支出就是20萬保証金。我的參選就是一次民調、一次實驗:進步的理念能否扳倒「裙帶資本主義」?

再次感謝大安區以及全國各地的選民,支持環保的理念,投下了這麼多的選票。相信在來日不久,環境政治、永續發展的理想,必能在大安區以及全國各地化為觸手可及的真實。

Thursday, January 14, 2016

選舉選到最後一週才理解的事

做為一個最高額的競選支出是保証金的候選人,其實光是標準規格的曝光,也是很重要的曝光管道。雖然說,主流政黨的候選人有的連政見發表都不屑參加。我的政見發表是在最後一週,所以有一些事,我到了最後一週才理解。

(1) 選舉公報上的600字政見
寫這個政見有幾種策略:
(a) 全部寫成一篇文章
(b) 分成三到五條政見,每條政見搭配短文來解釋。
(c) 條列式寫十幾條政見。

我選了(b)這個方式來寫,因為寫十幾條政見,會變成每一條政見都不能跟選民好好地講清楚。只寫一篇文章(也就是一條政見)又太冒險了,要是剛好不被接受的話…。

(2) 公辦電視政見發表
這個也是有幾種策略:
(a) 搞怪拼曝光度:
   脫衣、變裝、唱歌、吃便當、沉默。這樣子很有機會可以出新聞。
(b) 批鬥路線: 
      激烈地批評現任的政治人物
(c) 走專業路線:
      讀稿的話,總是會讓選民先行扣分。所以不要看稿。另外應該要準備「大字報」,字體一定要夠大。因為公辦電視政見發表是直播,並不會有字幕。如果你講的詞太專業,沒有字幕很麻煩。

我選擇了(c)這個專業路線,因為台北市大安區適合「柔性選法」。

(3) 不拿財團的錢、不借別黨的票
財團的大筆政治獻金如果沒有拿,將來就不用回饋。
如果沒有去請求主流大黨的拉抬,開出的每一張選票都是自己的。